• <rp id="vcmbg"></rp>
    1. <s id="vcmbg"></s>

      1. “云南第一村”演繹一出“逆襲劇”
        2021-06-04 09:03:00  來源:鄉村干部報  作者:記者 聶偉 倪懷成 本報通訊員 張祖權 李穎昌  
        1

        鄉村干部報網
        微信公眾號

        鄉村干部報網
        官方微博

          大營街社區俯瞰

          現在的居民住房。潘泉 攝

          上世紀80年代村民住房。

          現在的通村路。

          上世紀80年代通村路。

          “2020年,我們社區實現經濟總收入141.91億元……”

          “多少?141.91億?”

          在云南省玉溪市紅塔區大營街街道大營街社區采訪時,社區黨總支書記、居委會主任顏偉說出的一組數據,讓記者著實有些吃驚。

          這個被譽為“云南第一村”的社區,發展的圖譜上,有著怎樣的鮮明特色呢?

          黨員干部擔綱發展“主引擎”

          28家集體企業中層管理全是黨員

          如今的大營街社區,1999年前叫大營街村。穿過“云南第一村”門樓,整潔的道路兩邊花團錦簇,一排排白墻青瓦的別墅坐落其中,顏偉邊走邊介紹,講到激動處,用手使勁在空中畫了一個圈,“我們社區有一支很牛的基建隊,這些都是我們自己建的?!?/p>

          曾經的大營街村,被稱為“五難村”,吃糧難、喝水難、住房難、行路難、娶媳婦難。1978年,村民年人均收入167元。吃糧靠返銷,喝水靠幾口井,住的多是土坯房和茅草房。

          伴隨改革開放的春風,有瓦工手藝的大營街人各自帶上瓦刀進城蓋房,但幾把瓦刀沒什么競爭力,村干部就把大家組織起來去切更大的“蛋糕”。1980年,村里成立了基建隊、紅磚廠和修配廠3家集體企業。

          1983年,基建隊盈利20萬元。按合同規定,隊長任新明可以把這筆錢拿回家,可他卻把錢留給了集體。1986年,任新明放棄了基建隊長職務,轉任村“企業辦主任”。很多人不理解:“明明可以自己做包工頭,卻有錢不賺?!比涡旅饔X得,窮村不缺一個富翁,但缺一個帶大家一起致富的人?!拔沂屈h員,我應該這樣做?!?/p>

          1988年,村子迎來了重要發展機遇:基建隊攬到給玉溪卷煙廠建房的活,因誠實守信、工程質量好,卷煙廠隨后在建設配套廠時,向大營街拋出了“橄欖枝”。卷煙廠負責人說,“我們正是看中了這幫‘不會算小賬’的干部?!?/p>

          項目拿下后,村干部們到上海去采購設備,住旅館一晚要138元,他們舍不得,“建廠用的錢,一點不能亂花!”最終,大家找了一間陰暗潮濕的地下室,30元一晚。

          為了湊夠建廠的錢,村干部們借貸400萬元,濾嘴棒分廠和水松紙廠兩個廠同時開建。沒有大型施工機械,黨員干部沖在一線,肩挑背扛,當年開工當年建成,當年實現收入390萬元。

          無論是過去的大營街村,還是更名后的大營街社區,黨組織始終是推動發展的“主引擎”。社區現在的28家集體企業中,66名中層管理人員全是黨員,200余名技術、生產骨干黨員超8成。1992年,村集體經濟總收入突破億元大關,成為玉溪市第一個“億元村”;1995年突破10億,“云南第一村”的牌匾就是那時掛起來的;2020年,社區實現總收入141.91億元。

          在濾嘴棒廠新廠房里,記者看到,墻壁上書寫著閃亮的九個大字——“人生的價值在于奉獻?!?/p>

          發展成果由村民共享

          家家戶戶實現住房“三級跳”

          在大營街,投入13億元建設的1482棟滇中民居別墅群最抓人眼球。村民們都說,“為了讓大家住得好,集體舍得花錢?!?/p>

          早在1985年,大營街人還住在土坯房里時,村干部們就提出一個設想,讓家家住上亮堂堂的磚瓦房??僧敃r群眾不太信,因為企業剛起步,集體賬上沒多少錢。

          “沒錢,就努力去掙。每年投一點,分批推進!”從1986年到1994年,黨員干部義務投工投勞,一干就是8年,累計投資超過5000萬元,建成了26萬平方米的磚瓦房,還配套建設了一個休閑公園。

          2012年至2016年,大營街實施第二輪住房改造,每家只要用老房兌換新房,出19.8萬元的差價,就可以入住一套成本價40多萬、建筑面積330多平方米的別墅。

          2017年底,1482棟別墅全部落成時,社區特地搞了一個隆重的選房儀式?,F場,村民肖紹林興奮地說,從當初的茅草房、土坯房,到人均20多平米的瓦房,再到人均80多平米的別墅,實現了住房“三級跳”。

          除住房外,1987年起,村里啟動了“全民福利工程”,首先是給60歲以上的老年人發養老金,到現在,每人每年最少的可領到11760元。近10年來,社區相繼建起了衛生院、幼兒園、老年活動中心,村里的孩子上幼兒園免費,學生初中至大學每年發放補助,村民年滿54歲按月領退休金。顏偉算過一筆賬,“居民主要享有14項福利,集體每年要支出4600多萬元?!?/p>

          1999年,大營街決定為年滿94歲、99歲的老人一次性發放5萬元、10萬元長壽獎金,截至目前,有29位老人領取了5萬元獎金,10萬元大獎在2012年頒過一次?!懊髂?0月2日,又有一位老人99周歲,空缺了多年的大獎有望迎來新‘得主’?!鳖亗ソ榻B,做子女的若不把老人照顧好,這筆錢就拿不到。物質條件好了,也要積極引導居民尊老孝親、勤儉持家,營造良好的村風民風。

          創新成為發展鮮明“底色”

          村干部三次出席世界互聯網大會

          在大營街的發展軌跡上,清晰地烙上了“創新”二字,無論是當初搞建筑、后來辦工廠,還是現在的智慧社區建設、發展鄉村旅游,大營街都是第一個“吃螃蟹”的。

          上世紀80年代,大營街就與高校合作建立技術中心,源源不斷孵化鄉土人才。同時,將集體企業中的黨員骨干“引流”到社區“交叉任職”,培育村級后備力量。顏偉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20年前,他是鋁型材廠的青年職工,因工作踏實,被選拔到社區電視臺工作,從攝影師成長為臺長,再由居民小組長成長為社區副書記,今年換屆當選社區書記、主任。

          “最近3年的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我都參加了!”到烏鎮學什么?顏偉掏出手機,展示最新“學習成果”。一款社區管理APP,是他領著社區技術團隊自主開發的。APP里,除了常規的社區新聞、政策宣傳等欄目外,居民有任何困難、訴求,都可以實時“下單”,社區第一時間“接單”?!拔覀冞€采用大數據分析,對居民按不同年齡段分類精細研判,提供精準服務?!?/p>

          顏偉希冀這款APP能走得更遠。一有機會,他就向周邊村鎮、來訪賓客推薦,希望大家都能加入到“智慧社區”中來。他正為這款APP開發一個“電商”接口,為各地農副產品提供一個“網上集市”,他堅信,“數字經濟下的鄉村,會是下一個大風口!”

          黨的十九大提出鄉村振興戰略,讓當初“放下鋤頭拿起瓦刀”進城的大營街人敏感地意識到新的發展機遇。社區黨總支積極推進“退二進三”,把一些工業企業搬出社區,擇地落戶形成產業集群,騰出空間打造匯龍農業生態觀光示范園和映月潭休閑文化中心兩個國家4A級景區,通過舉辦“菊花節”“米線節”等活動,為新業態發展賦能?!把巯挛覀兒椭苓?0多個鎮村組建了發展聯盟,用3至5年時間打造一個‘幸福小鎮’,創造2萬多個就業崗位,成為玉溪鄉村振興新標桿、云南旅游新地標?!鳖亗ξ磥硇判臐M滿。

        責編:車婧
        美女极度色诱视频国产,亚洲综合色区另类aⅴ,亚洲综合另类小说色区